幸运pk10

热门搜索:夺交州 第二八一章 凉州军终战合浦(十六)-三国重生马孟起最新章节夺交州 第二八一章 凉州军终战合浦(十六)txt下载
设为幸运pk10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夺交州 第二八一章 凉州军终战合浦(十六)

幸运pk10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三国重生马孟起| 作者:夏海苍松| 类别:历史军事

幸运pk10欢迎您在线阅读三国重生马孟起-夺交州 第二八一章 凉州军终战合浦(十六)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globski.com
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这是个不争的事实,因此兖州军都没什么狡辩的,也没办法,都是无奈,那是。所以他们也清楚,就只能只有说靠时间,时间长了变谈了,基本上也就好了,真的。兖州军他们也只能是这么想,那没办法。毕竟事实在那儿摆着呢,己方是做过那事儿,所以这个就属于是没什么优势,事实就是如此,己方都反驳不了,真的。所以凉州军的细作聪明在这个地方上,

    他们确实不用去说太多,只要陈述这么一个事实,其实就足够了,那没错,可不就是。毕竟这个是事实,先天上兖州军就没什么优势,那是。总不可能把白的说成黑的,那根本也不可能,所以……就得说兖州军肯定想好,而凉州军细作他们,那是一点儿都不想兖州军好就

    对了。而兖州军这么多年来的努力,确实没白费,但是在凉州军细作如此作为的基础上,他们的努力是打了折了,这个没办法。老百姓是墙头草不假,可要是没有凉州军的细作,他们慢慢也就忘了当年的事儿,这个是兖州军乐于看到的,没错。但是就因为有了凉州军的细

    作,这让多少墙头草都没忘了当年的事儿,虽说兖州军给了他们好处不假,可他们中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是应该的。这个就得说是凉州军细作给力了,那没错。如果说不是他们的干预,那确实,在徐州那地方,兖州军就算不和其他州一样儿,可也比现在得民心,这个肯定是。但就因为有凉州军细作的捣乱,这个就不得不说,确实是让人……反正兖州军他们是没觉得

    一点儿好啊,那是。所以说这个也是,可以说绝对不怎么样儿,那是,对兖州军来说,就是。他们也不是说就没去抓凉州军细作,可怎么都还有,那没错。要彻底去清查什么的,也是不用多说了。所以说凉州军的细作怎么都还是有啊,那是。只能说把他们变少,那样儿就

    是了。其他的,你能如何?确实是不行,这个没错。只有说大规模去抓细作,彻底说清洗一下,不过显然,曹操不会让兖州军那么做,尤其是徐州,这个就不用多说了。马超和孙策,他们可都没那么做过,可见一些东西,那是。所以说没有大规模的清洗,就怎么都抓不完抓

    不全那些细作啊。所以说怎么都有,那么这个最后无非就是多了少了,那样儿。兖州军是,他们肯定希望越少越好,这个肯定是。但却还不会说一下就在徐州那么排查,真的。曹操不会那么做就是了,因此,这个事儿就是这样儿。你指望太多,那都没有,曹操那儿都没有。就得说是兖州军慢慢收拢民心,那没说的,确实。曹操的话,他其实不怕时间晚,这个确实。

    可必须承认,其人怎么都是觉得早点儿解决了这事儿早好,那是。如果说徐州就一直是这么一个状态的话,那对己方来说,怎么都是弊大于利了,真的。好处的话,怎么都比不上不好的地方,那可不就是,真是。因此,这个也没错,所以说曹操头疼,兖州军也是啊,那没

    错。他们一直都知道,这个就得是慢慢来了,没办法。指望凉州军细作什么都不说,那显然不现实,没错。对兖州军来说,就只是说己方做好了,那就行,没错,可不就是,所以……对方什么样儿,不是己方能决定的。他们是,肯定不会想己方好就对了。所以兖州军看得出来,他们也知道,到底说如何做,就得是靠时间啊,就得是多少年之后了,己方彻底解决了

    这事儿,那没问题,真的。到时候真就再也不惧凉州军细作什么的了,那是。民心稳定了,哪怕说凉州军再旧事重提,可却起不到什么大作用啊,那没错。因此,这个还能说明什么?到时候他们如何做,都是不好使了。己方也不用说像现在这样儿了,那是。可以说己方本来是能早点儿收拢徐州民心的,可就因为凉州军细作,结果是一下就推迟了多少年,那都

    没办法啊。至少他们都是无奈了,那真是。有其他好办法的话,兖州军众人肯定都做了,那是,不至于如此。现在来说,确实就这样儿,没错。兖州军不进行彻底清洗,那么抓住再多的凉州军细作,可怎么也得有漏网之鱼,那是。所以说他们终究是要受影响,而且可以这

    么说,就算整个在徐州的凉州军细作都让兖州军给拔除了,可马超不会再派一批细作到徐州来?所以说真来什么彻底清洗,并非就没用,但是对方就盯上你了,其实这个也起不到决定性作用,真的。所以说曹操没那么做,其实是对的,正确。就看马超和孙策,他们也都一

    样儿啊,那是。既然都没那么做,自然时候有他们的道理了,没错。所以说曹操也没什么不一样儿。都去做那利大于弊的事儿,这个是。曹操、马超、孙策,他们在这上,那可真是没什么太大不同啊,没错。当然了,不管如何,有一点没错,就是他们真也都那么认为,彻底去清洗,之后人家不会再派?所以说细作这上,他们也都觉得是禁止不了的,真是。所以

    说就维持如今这样儿也就是了。至少说没特别多,这个肯定是。在一定的数量之内。对曹操对马超对孙策,对他们来说都是,要控制这个细作在一定数量之内,如果说超过了,那么他们肯定要处理,抓住咔嚓了,没说的。只要不至于特别多,那么就没什么问题,可不就是。

    而多了的话,那确实就是问题了,这个也是,那真无奈啊,没办法。所以说他们是一直都认为,把这个细作控制在一定的数量就好,那没错。真说起来,己方要下狠手下狠心的话,未必就不能说把这个细作控制挺好,能说特别少,这个并非不一定。可说起来那样儿谁也没

    那么去做,曹操没有,马超没有,孙策一样儿没有,所以这个……这个事儿这样儿,如果说他们三人有一人那么做了,那么基本上那两方也没跑儿,都得那么做,正常。曹操那么做,那么孙策看到了,其人肯定也要那么做。之后马超更不会少了他,少了凉州军。那么马超先那么做的话,曹操看到了,他也不会说不那么做,之后孙策看到曹操都那么做了,自己也是,

    都那样儿。也就是孙策,基本上其人不会先那么去做就是了。当然了,这个也没那么绝对,不过……其人不会那么做,就看曹操或者马超的了,而他们俩都不会那么做,至少这个时候是,那么三人就都没动作,如今这样儿。在这个事儿上,他们确实,暂时还不会说想太多就

    是了。要不然的话,确实就不是现在这样儿了,可不就是。毕竟三人如果都有不少的想法,那么基本上就少不了要做,而且还不少,并且最后……可他们都没什么动作,显然,确实也没那么多想法,这个也是。三人都属于实践派,这个想到了,基本上就要去做,只要对己方有利的,那就是。利大于弊的,他们是没有理由不去做啊,那是。所以没做,那么显然就不

    是利大于弊了,相反的,弊大于利。那样儿他们还能做什么?确实是什么都不会做了,不能做,那也没错。所以说就如今这样儿,三人都没什么动作,可以看出来不少东西了,都是问题,那可不就是。而对于细作这方面的事儿,三人都是那个想法,也都不会去做什么。而底线就是控制在己方细作的数量,这个是。反正太多的时候,那不处理都不可能了,确实……

    少了是不用,那都是这个数量之内的,没错。而多了的话,那自然是要处理了,正常。所以说这个肯定也是,这他们三个当主公做老大的,确实心里都有数,那一点儿没错。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那可是。如今不一直都那样儿吗,那确实是啊,真的。所以就一直是那样儿,

    那确实。再说合浦郡合浦城,在这儿马岱带兵第一次试探进攻,这个第一次,他是没上去,让谢旌带着人马给打退了,也属正常,那没错。而第二次的话,其人就带兵上去了,这个不得不说,马岱本事可以,凉州军士卒也表现不错,要不然还至于说第二次他就上去了,那是。

    而压力确实就在谢旌那儿了,那是一点儿没错。可以说这个是他所料之中的,那是。如果说第一次,自己是能抵挡住马岱带着凉州军进攻的话,让其人上不来城头儿。可第二次,对方再来,这个他就再也挡不住了,正常。不光说自己本事其实不如马岱,也得说这个己方士卒更是不如凉州军,那可一点儿不假,就是那样儿啊,确实。所以说让马岱是这么上来了,

    可虽说对方上来了,但是马上自己就能带着士卒几下就逼退对方,那可一点儿没错,就是。这个是,事实就如此。谢旌带着士卒围攻马岱,虽说不是一下,可也是两下,就让他下去了。这个也在其人所料之中,马岱是很清楚,自己确实是抵挡不住谢旌的围攻,那可真是,没错。

    于是就这样儿,马岱是被逼退,这个在他看来,那确实是很正常。如果说自己能上去,这个是靠着自己更是靠着己方士卒,那么这个自己被对方逼退,是谢旌和城头儿的江东军士卒,一起给自己逼退的,缺一不可啊,那是。一切也都是在他所料之中,那可不是,所以说这个……

    马岱是第一次上去,也被逼退了,是他所料之中的,那是。一切还都正常,那可不就是。不过他也马上,自己调整了一下,就再次进攻上去了。这事儿对其人来讲,还真就是轻车熟路,没说的。你可以说其人对合浦这儿是不熟悉那不假,但是却觉得,他对破了合浦,那绝对有着不小的信心。对马岱来说,也只不过就是时间问题罢了,那没错。早了晚了了,整好

    了,己方不到十日之内,那就能破了合浦,真的。确实,这个不算什么,毕竟这已经是己方攻略交州最后一个郡了,拿下了就能回家了。当然前提是休息足够,没错。其他的,就得说如今肯定是,别说是自己主公,就自己也是那么想法,早点儿拿下合浦郡,早点儿回家啊,

    那没错。这个是,早日拿下合浦全郡,就能早点儿回家了,真的。马岱和马超其实都差不多,或者说就一样儿,这个他们都想家,没错。毕竟这个他们都离开长安好几个月了,一点儿不假。主要是交州距离长安太远,那真是。如果说距离近的话,他们就算是想家,估计也

    是差点儿,那是,不像现在这样儿啊。可事实不那样儿,这地方不是距离长安很近的州郡,那可不是。如果说距离近的话,那么就真是不同了,如此。所以说距离长安远近,也有不一样儿的地方,那没错。这交州距离实在是远,所以马超和马岱都有那样儿想法,那是很正常的。如果说交州距离长安很近,甚至就挨着的话,那么确实,这个基本上就不一样儿了,真

    的。可事实就是,交州距离长安很远啊,连传递个情报,那都需要好几日,还是最短的时日,那真是,这个也是现实啊,没错。对凉州军来说,真没错。情报从交州到长安,那需要几日时间,然后再从长安到交州,这个一样儿是需要几日时间,那可真是,不短的时日啊,

    可不是。对马超对凉州军来说,这个路上要耽搁的时日,这个可真是不少,甚至可以说就是多,他们可都清楚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