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pk10

热门搜索:第七十六卷 3710 辛酉年间的旧闻-大清隐龙最新章节第七十六卷 3710 辛酉年间的旧闻txt下载
设为幸运pk10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第七十六卷 3710 辛酉年间的旧闻

幸运pk10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大清隐龙| 作者:心净|幸运pk10 类别:科幻小说

幸运pk10欢迎您在线阅读大清隐龙-第七十六卷 3710 辛酉年间的旧闻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globski.com

    “孩子,辛酉年间那场动乱,你知道有多惨吗?额娘差点连命都没有了啊!”

    辛酉政变是晚清政坛永远都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,当时为政做官的人就没有不了解的!

    咸丰病死在承德,临死前留下了顾命八大臣制度,还让慈禧和慈安分别掌管御赏和同道堂两枚印章!

    这其实就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政治平衡制度,甚至咸丰还给慈安留下了一个制约慈禧的密诏!

    不管历史上的咸丰有多昏庸无能,但是皇族出身的他对平衡朝局还是非常有天分的,或者说这就是皇家教育所刻意营造的!

    咸丰帝一死,慈禧就联合慈安要求垂帘听政,当然了不可能是两个女人主动提这件事,而是鼓动他们的心腹,御史董元醇来上表!

    “我的儿啊,你那时候还太小呢,根本就不知道当时情况有多危机!”

    慈安心有余悸的说道“八月初七,我和妹妹在避暑山庄召见肃顺等人,商议的就是董元醇的这个折子!”

    “当时你额娘在怀里抱着你,你就那么静静的听着……狂悖的肃顺一听垂帘听政的制度顿时勃然大怒,不顾体统规矩站起身来指着鼻子骂我们这两个寡妇啊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祖制从未有垂帘听政的制度,还说什么他是先帝亲选的赞襄大臣,绝不听太后的旨意!”

    “那声音大的房顶都快掀开盖儿了!而你……孩子啊,你当时就吓尿裤子了,尿了你额娘一身啊!”

    载淳的脸当时就红了“哪有……哪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不承认,那时候你还小,都不记事儿呢!”

    慈禧回想当年的腥风血雨脸色也惨白了起来“当时那场争论……不不不,那就是大闹了一场,肃顺等人把我们娘俩儿给骂的是狗血喷头啊!”

    “当时其他非顾命大臣的官员们一个个都唯唯诺诺的不敢惹事儿,一时之间我们也是无可奈何啊!”

    “不欢而散之后,还没过半天,肃顺等人就下令锁拿董元醇,要发配他到军台效力……要不是乱哄哄的准备皇帝棺椁回京事宜,那董元醇可就真的被送到乌里雅苏台去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那小子命大,关在监狱里才半个多月,肃顺就被拿下了,他身上的罪过自然也就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孩子啊……当时你知道局势有多残酷吗?堂堂御史说抓就抓,说发配就发配,我们根本连保护的力量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而且最要命的是,没有御赏和同道堂的印玺,他肃顺居然真的能让刑部会同礼部把案件给做实了,把手续都给走完了!”

    “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肃顺的党羽遍布整个朝堂,下面的官吏们已经是只认人而不用认圣旨了!”

    “肃顺他们一份没有两宫太后印玺的公文,就能锁拿御史,你说他狂妄到什么地步了?”

    慈安拍了拍载淳的脸“好多事儿你都不知道啊!当时我们必须要低头,因为整个承德行在的兵权都集中在郑亲王端华的手中,你叔叔醇亲王那是在人家面前做小服软,装孙子,这才骗来了一点点兵权!”

    “你六叔虽然现在狂妄,可是当年也是夹着尾巴做人,他在京师和洋鬼子谈判完之后,回到承德奔丧,他都不敢来见我们娘俩而是先去给军机大臣们拜门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鬼子六当时在肃顺面前要多恭顺有多恭顺,甚至连大兄的称呼都叫出来了!为的就是麻痹敌人!”

    “半夜,奕?乔装改扮成萨满祭司,入宫来见我们俩,密谈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匆匆的走了!”

    “孩子啊!兵权那时候不在咱们的手上,甚至咱们连通信儿的权利都被他们给封锁了!”

    “还好你福气大,扶棺回京的时候,天降大雨咱们娘儿仨才能摆脱肃顺提前四天回到了京师,说服了胜宝,恭亲王又笼络了其他京师的将领,再加上奕譞控制着一部分护送灵柩的官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才险险的把肃顺给抓了起来!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千钧一发啊!加入提前走漏了消息,以当时肃顺手中控制的兵力和门生故吏,他一定会率先发难的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你可就没娘了,他肃顺可是真动了杀额娘的心思啊!”

    慈禧说的一点都不差,当年肃顺已经不止一次公开表示,要杀掉慈禧这个妖婆,也不知道肃顺这看面相的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,怎么就这么准呢?

    慈禧刚刚展露一点头角的时候,肃顺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女人不寻常啊!

    太和殿前一阵冷风刮过,卷起几片孤零零的枯叶!

    慈安摆了摆手上轿“陛下……说了这么多,其实就一句话,胜利者虽然能够书写历史,但是经历过腥风血雨的人心里都很清楚,那时候生死其实就是一线间!”

    “一念之差,一时之变,就那么一点点的运气……可就是生死的差别了!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狂妄,不要太自信了……我们这些活过来的胜利者,其实内心都非常明白,那就就是侥幸罢了!”

    “别把自己的好运气都用光了啊!”

    这是载淳第一次听到太后讲当年的政变,他万万没有想到史书上的寥寥几笔竟然是那样的惊心动魄!

    载淳在沉思,思考自己投石问路之计是不是有点太激进了,而这时候恭王府内满清的那些守旧势力已经秘密的集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恭亲王、醇亲王、内务府的连兴甚至还有被圈禁起来的庆亲王奕劻!

    载淳万万没有想到,被他圈禁的奕劻其实一直都是有自由的,载淳今天夺走了一个东华门,可是他并不知道整个内务府还是控制在别人的手里!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礼亲王世铎抄起白铜烟袋锅就往铜痰盂边上敲,雪白的烟灰撒了一地“都发什么呆呢?我就是一个窝囊废,宗人府里一个吃闲饭的,都把我叫来了一定是有要紧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说话?不说我可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礼亲王世铎并没有什么实权,宗人府里的王爷,管一管八旗家谱的闲职,今天能把他都请出来,说明鬼子六是真下决心了!

    载澄也不禁足了,站在下手变赶紧给礼亲王装烟袋锅,还恭敬的用洋火给点上了“还能有什么事儿,不就是东华门吗?”

    “恩广算是残废了,被打的皮开肉绽,两颗门牙都给敲掉了!”

    “打的是恩广,可是扫的却是咱们八旗整个的体统啊!”

    “诸位叔叔大爷们,咱们不能退了,再退就该敲掉咱们的门牙了!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,庆亲王奕劻一拳砸在茶几上“还没亲政就这么嚣张,以后没咱们好果子吃!

    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