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pk10

热门搜索:卷九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天妃未佑-大明春色最新章节卷九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天妃未佑txt下载
设为幸运pk10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卷九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天妃未佑

幸运pk10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大明春色| 作者:西风紧| 类别:历史军事

幸运pk10欢迎您在线阅读大明春色-卷九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天妃未佑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globski.com

    清晨天刚蒙蒙亮,穿戴整齐的姚姬,已将朱高煦送到了贤妃宫门口。昨夜的暴雨没下多久,但陆陆续续又下了小雨,早晨的砖地地面依旧非常潮湿,朱高煦看见姚姬的长裙下摆已经打湿了。

    门外的大轿等候在那里,前后还有一些拿着简单仪仗的宦官,以及提着灯笼随行的宫女。

    不远处一盏灯笼,快速向这边移动过来了。朱高煦等了一会儿,便见来人是太监王贵。王贵急匆匆地走到朱高煦跟前,弯腰一拜,双手将一样东西递了过来。王景弘的奏章。

    王贵上前沉声道:“禀皇爷,奏章进城时,城门还未开启。因有八百里加急字样,差人坐吊篮进来的。通政司值夜的官员将奏章记录了,但尚未来得及誊抄内容。奴婢传皇爷昨日酉时的圣旨,派人将奏章提前拿进了宫里。”

    那些迎接朱高煦的宫人,都守在轿子跟前没动。姚姬也站在身后,没有上前来问。

    朱高煦站在原地,立刻拉开奏章,借着灯笼的光看内容。他大致浏览了一遍,便深吸一口气合拢了,然后回头说道:“贤妃快回宫罢。”

    这时姚姬正在默默地看着他,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姚姬听到朱高煦的话,便屈膝下蹲,款款执礼道:“臣妾恭送圣上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上了大轿子,顺手拍了一下。旁边的宦官便喊道:“起!”前后那些身体比较强壮的宦官、便熟练地将轿子平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轿子里轻轻晃动着,但还算平衡。朱高煦坐在上面,再次展开奏章。他身体向左倾斜,借着灯笼的光,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情况很糟糕,朱高煦这阵子的侥幸心落了空。不过好像又没糟糕到、让人绝望的程度。于是朱高煦此时的心情有点复杂,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恼火。

    海军舰队确实遭遇了风暴袭击,方位在福建布政使司以南的海面。海军左翼被卷进了飓风之中,右翼得以侥幸错过。左翼船只、人员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王景弘等清点了船只之后,初步确定沉没、倾覆十二艘海船,并有数十条船不同程度损坏。伤亡、失踪的人数暂不能确定,具体名单会在此后奏报朝廷。

    海军中军决定,把损坏严重的船只、就近北移到永宁卫港口(厦门),交给左、中两个千户所保管。

    剩下的战船,将南行进入珠江口。其中有损坏的海船,会继续北行到广州;因为广州才有较大的船坞、比较充足的物资。广州府的官员将负责调集工匠,对损坏的船只进行修缮。全军将于广东布政使司的各处水域,暂且修整。

    簇拥着大轿的队伍,已经从乾清宫西南侧的门、过了一道宫墙。这时朱高煦已经看见前面的乾清门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转头说道:“不去奉天门,去乾清宫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宦官便喊道:“移驾乾清宫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又招手让王贵靠近过来,说道:“你去奉天门传旨,因为下雨,今日取消早朝。并叫国公、九卿,以及不在九卿之列的内阁大臣,到东暖阁议事。”

    王贵忙道:“奴婢即刻去办。”

    从乾清门到奉天门的路很远,王贵先走到地方,然后再传旨让文武们进来,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所以朱高煦走到东暖阁外面的斜廊上时,便在走廊上来回踱着步子,并未急着进去。

    斜廊上的地面砖石磨损得很光滑,这里相比皇宫别的地方、显得更旧。从太祖时期起,大明朝的皇帝就在这里召见大臣了。

    朱高煦反复寻思之后,心头渐渐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毕竟海军舰队已经出征,奏章可以批复:让王景弘与陈?、朱真二人商议之后,自行决策后续事务。

    既然朱高煦任用了王景弘、陈?,人又是他自己挑的;朱高煦便不太愿意干涉在外的将帅。因为他认为,海军似乎还有可能继续远征,这时表现出对主事者充分信任的姿态,能够鼓舞他们的信心、并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自古君王遥控出征大将,多半都是出于政|治的考虑。这次朱高煦的问题也不例外,海军成败干系朝廷新政。只不过朱高煦愿意自己把政事承担下来,毕竟他自己不用去打仗、只需坐镇朝廷。

    同时朱高煦也考虑,王景弘和陈?出海之前,该听的话、都听了;现在再说甚么,也没有了作用。而且身在军中的人,最清楚具体的情况。让他们决策,总比舒舒服服住在京师的人凭想象要合理。

    朱高煦拿定主意,便往东暖阁里面走了进去。批复重要奏章,还是要先听听大臣们的意见,过程得经历一遭。

    ……七月中旬,出征的海军船队,缓缓地进入了珠江口的海湾。

    站在宝船指挥楼上的太监王景弘,从高处可以看见三面的陆地了。他在栏杆后面,站了至少已有两个时辰。身上的披风如旗帜一样在海风中飘荡,蟒袍上的图案张牙舞爪,随着袍服的抖动仿佛在活动。

    王景弘的脸风吹日晒,更黑了。加上他颧骨较高的面相,这阵子的憔悴气色、让他看起来有点面黄肌瘦。

    这时陈?走了出来,也眺望了一番远处的陆地,接着抱拳道:“王公公,咱们要到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王景弘看着陈?点头,便抬起手臂,遥指前方:“右侧那片宽阔的水域,是通往广州府的水路。”

    陈?道:“我已先派出快船前往广州府,与当地官员商议,安排受损船只停靠的地方。待先锋回禀,咱们便让伤船北行,余部再行安排。”

    王景弘点头道:“大帅布置得当。”

    俩人忽然没再说话,默默地观望着周围船只的动静。铜铃的声音此起彼伏、各船上的旗帜反复打着旗语,许多船帆已经降下去,无数战船缓缓地向前飘动着。

    王景弘再次开口道:“咱家在楼里边供奉了天妃娘娘,京师龙江寺也有香火。”

    陈?不置可否,他过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其实,在这里站两个时辰的人,应该是我才对。”

    王景弘转头看着陈?,俩人对望了一眼。王景弘大概明白陈?的意思:他自己是受皇帝信任的当红太监,不行的话还能在宫里做太监;但陈?这回要是没干好,恐怕仕途无望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王景弘忽然也感觉哪里不对劲。是呀,应该陈?在这里发闷才对,为何陈?看起来没事似的?

    “愧对皇爷呀。”王景弘叹了一口气道,“咱家估摸着,军中伤、亡、无法找到的将士,恐怕不下三千人;加上一时无法修好的船只,战船也会减少数十条。出师不利,损失惨重,士气影响很大。朝中有一些大臣可能会劝诫皇爷,把咱们召回去。”

    果然,陈?的神情这才有些紧张起来:“圣上不会同意朝臣的主张罢?”

    王景弘吸了一口气,皱眉道:“咱家在皇爷跟前这些年,觉得皇爷应该不会太受朝臣左右。但关键是,事到如今,咱们能继续远航、到地方了还要打两仗吗?”

    陈?沉吟道:“本将觉得可以继续。何况,此事会干系到新政。”

    王景弘有点惊讶地瞧着陈?,对他刚才的言论感到意外。然而想想陈?这个武夫,曾经管过水利、制定过漕运的法令,确实应该懂朝政的事才对;或许正因陈?很会审时度势,才在两次内|战中“及时”投降?王景弘忽然露出了些许醒悟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大帅勿要过多考虑朝政,估算军中状况、才是最要紧的。”王景弘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陈?很干脆地说道:“出征打仗,难保每次都顺风顺水,必有逆境恶战,眼下的状况没那么严重。”他可能想起了自己从来没赢过大战、接连投降的往事,便忍不住强调道,“本将保证,确未乱说。”

    王景弘把手放到了栏杆上,俯视着甲板上的将士们,观察了很久。

    陈?的声音又道:“不过还得王公公决断,本将只能建议。”

    王景弘回头道:“咱家认为,得先等朝廷的批复。反正咱们一时也走不了,不修好那些船,将士们挤到别的船上、便太拥挤了。”

    陈?道:“王公公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经过一番交谈,王景弘已经失去了长吁短叹的兴趣,便回指挥楼歇着去了。这时他才觉得浑身发僵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海军船队在珠江江面各处逗留。及至七月下旬,损坏的战船、已全数前往广州府,还有很多船仍在珠江口抛锚停泊。这时没想到朝廷的批复、如此快就来了,信使骑快马走驿道赶到了广东布政使司。

    王景弘看到了朱高煦的朱笔字迹,然后传视中军大将。很多人看罢,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红字写道:飓风非人所能预料,折损将士之责、不该海军正使大将承担。殁于海中者,为大明国家开拓牺牲,以阵亡计。船队如何布置,将何去何从,王景弘与陈?等商议之后,自行决断。朕用之则不疑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