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pk10

热门搜索:正文 679 杀手门老大,春少爷-龙抬头最新章节正文 679 杀手门老大,春少爷txt下载
设为幸运pk10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正文 679 杀手门老大,春少爷

幸运pk10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龙抬头| 作者:抚琴的人| 类别:都市言情

幸运pk10欢迎您在线阅读龙抬头-正文 679 杀手门老大,春少爷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globski.com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黑狼重重摔在地上,还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群攻是有效的,我和晨哥等人大喜过望,立刻朝着黑狼再扑上去,准备一鼓作气地干掉他。黑狼一跃而起,也知道自己不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,迅速朝着慕容云奔了上去,显然要抓慕容云当人质了。

    就像我们在李家抓李贺春一样,“擒贼先擒王”的策略在哪都特别好使,如果慕容云真的落在黑狼手里,那我们的行动就受制了。

    我立刻大喊道:“慕容先生,快走!”

    慕容云也惊慌失措,立刻领着一家老小往后院逃,但他们哪里有黑狼的速度快,眼看黑狼就要得手,我和晨哥等人又拦不住,个个都干着急。这时,白狼又冲上去,使双棍拦住了黑狼的去路,又和黑狼“叮叮当当”斗在一处。

    “慕容先生,回后院去。”白狼大叫。

    慕容云立刻领着一家老小仓惶奔回后院。

    没有了后顾之忧,白狼继续和黑狼斗着,我和晨哥等人也再次一拥而上,准备将黑狼给拿下来。黑狼见势不妙,立刻朝着大门处奔去,我们一群人乌怏怏追了上去,不过除了白狼之外,谁也赶不上黑狼的速度。

    刚奔到前院,二狼就完全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和晨哥等人只好返了回来,慕容云也重新出来,询问我们怎么样了。我说白狼去追他了,不知道能不能追上,不过咱们肯定是没事了。慕容云仍旧心有余悸,说道:“刚才那个人好可怕,他到底是人是鬼啊?”

    黑狼长得那个样子,确实容易让人误会。

    之前我就给慕容云讲过昨晚在李家的事,得知刚才那个黑狼就是李家的人,潜入慕容家里就是为了杀我,慕容云也感慨地说:“还好咱们有白狼啊,没有让那家伙得逞!就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来!”

    但是平心而论,慕容家之所以有这样的危难,还是因为有我在这。

    我便说道:“慕容先生,人是我引来的,就算再来也是为我,等天亮我就搬出去,不会再让你为难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立刻说:“阿龙,你说这话就见外了,你就尽管在这住着,姑苏城还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吗?再说,不是还有白狼吗,我请他做家中的护院,每月支付巨额报酬,不就是为了这种事吗?如果还是危险,我再让刘大海派点刑警过来驻守,总之你是不用搬出这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青青也跟着说:“是啊张龙,你就在这住吧,不管有什么事,咱们大家都一起扛!”

    慕容家不是跟我客气,而是真的希望我住在这,而且也确实找不到更安全的地方了。我便不再推辞,说过谢谢之后,便让他们回去休息,说我在这等白狼回来就行。

    慕容云他们回去休息以后,我便安排其他护院继续巡守,提防黑狼再杀个回马枪,还给刘大海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派点刑警过来守着。

    大概十多分钟以后,白狼一个人回来了,我立刻问他怎么样,他摇摇头,说没抓到!

    确实,他们这种实力不相上下的人,其中一方铁了心要跑的话,另外一方肯定是追不到的,就连酒中仙都追不到呢。此时,刑警也到位了,在慕容家中各个角落驻扎,还有白狼在这镇守,应该不用再怕黑狼。

    至于黑狼,应该也不会自投罗网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白狼才问我和黑狼怎么回事,怎么会惹到他的?

    白狼虽然在慕容家,但平时并不轻易现身,所以慕容云虽然知道我的事情,白狼却不知道。和白狼也没什么好瞒的,我便把我这段时间的经历给他讲了,他才知道我加入了隐杀组,并和杀手门展开多次较量,还在扬州城大闹李家。

    白狼听得咋舌不已,说我胆子是真大啊,竟然敢和杀手门作对,真是想死都找不到地方。

    我说:“隐杀组也很强的,杀手门也不是那么坚不可摧。”

    白狼避世多年,并不是太了解隐杀组,经我跟他一讲,白狼还是摇头:“就算隐杀组近几年的风头很劲,也不代表他们就能和杀手门一较高下了!杀手门都多少年了,根基雄厚、高手如云,岂是一个才崛起不久的小组织能撼动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隐杀组里也有很多高手,他们老大叫做南王,是个‘S’级的通缉犯。”

    白狼点点头说:“S级的通缉犯确实很强,据说整个华夏也不超过十个,可要撼动整个杀手门,也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就能行的。更何况,杀手门的老大‘春少爷’也是一位S级的通缉犯!”

    “春少爷?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问着,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杀手门老大的名字,毕竟杀手门已经存在很多年了,我以为是个糟老头子,但是看这名字,似乎不太大的样子?

    “行啦,你也别问了,你和春少爷不是一个阶层的人,打听得再清楚也没有用,难道你还杀人家去?”

    白狼这话倒是说得没错,就我现在这个身份,也实在没必要去打听春少爷。但白狼曾经是杀手门的,简直要把杀手门捧上天了,似乎杀手门是天底下第一厉害的组织,这就让我十分不爽,毕竟我是隐杀组的,我们的使命就是剿灭杀手门么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没必要和白狼争这个了,转而问他黑狼怎么回事?

    黑狼要杀掉我,这事和我息息相关,白狼总不能不说了吧?

    白狼告诉我说,他和黑狼曾是杀手门天阶杀手里最年轻的两个人,二十多岁就成了天阶下品杀手,前途可谓无量。两人也曾经是很好的朋友,并肩协力完成过许多不可能的任务,不是拜把子的兄弟,但也称得上是情同手足。

    只是黑狼因为出身——从小他就无父无母,因为长了一口怪牙,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告诉他,说他的母亲被野猪强奸过,才生下了他这么一个怪胎,所以才把他给抛弃的——像是这么荒唐的说法,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不可能,但小孩子懂什么啊,黑狼就以为这是真的,并且从小植入脑海、根深蒂固,哪怕已经三十多岁了,也以为自己是野猪的产物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情,黑狼肯定是自卑的,虽然面上从不表现出来,但是他的心理已经极端黑暗、变态。

    加上在杀手门时,白狼进步的速度比他快,拼命练功也赶不上,这就让他急得要命,认为自己天赋不足,开始动起了歪脑筋。也不知道他从哪听来的歪理邪说,竟然打起了吃人的主意,而且专挑所谓的“贵人”下手,说是命越值钱越好吃,而且那一身的贵气,可转化为更精纯的灵气,很有助于修炼源力。

    那么,这种修炼方法到底有没有用?

    据白狼的观察,还是有点用的。

    黑狼吃过这些人后,实力确实有所增进。

    但这修炼方法未免太残忍了——虽然杀手门的一向残忍,个个都做了不少坏事,但是这事仍旧超出白狼的底线。而且,杀手门之所以能在华夏生存下来,就是因为依靠各地贵族,才能一次又一次逃脱官法制裁,甚至愈发红火、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黑狼老吃贵族,这不是吃杀手门的根吗?

    白狼实在受不了黑狼,暗地里劝过他很多次,让他别这么做。但是黑狼执迷不悟,仍旧抓人来吃。那时候,白狼和黑狼是合作伙伴,经常一起出去做事,白狼就琢磨着,这事迟早会露馅的,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,他也落个知情不报,没有好下场的。

    但让白狼出卖自己兄弟,他确实也做不到,索性就不干了,打算退出杀手门。

    结果就在这节骨眼,黑狼真的被查出来了,于是他俩双双都被踢了出来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踢就踢吧,以后大家各走各的,谁也不搭理谁就行。但黑狼又不知听了谁的谗言,非说是白狼举报的他,要和白狼决斗。那一年,在太行山下,两人打了一天一夜,谁也没打过谁,各自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再后来,两人就各自走了,踏上不同的路,不过这梁子始终是结下了,见面就要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“他的性子一点都没变过,自卑、敏感、极端、黑暗!”白狼摇着头说:“不过有我在这,他应该是不会来了,他再恨我也不会自寻死路的,你就放心在这住着好了,另外近期也别去扬州城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好。

    我本来也没打算去扬州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突然想起什么,暗叫一声糟了,急匆匆就往我屋子里去。

    白狼不明所以,也跟上来。

    回到屋子,我一开灯,看到桌上放着两颗白色药丸,还有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,顿时松了口气。之前黑狼把这些东西搜出来了,看样子还没来得及收起,就被我打断了。

    得亏没被他带走啊,不然我这扬州城一行算是白费功夫了。

    “咦,好东西啊!”

    白狼的眼睛同样一亮,走过来把这几个东西拿在手里观摩、欣赏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