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pk10

热门搜索:正文 1470 我的葬礼-龙抬头最新章节正文 1470 我的葬礼txt下载
设为幸运pk10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正文 1470 我的葬礼

幸运pk10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龙抬头| 作者:抚琴的人| 类别:都市言情

幸运pk10欢迎您在线阅读龙抬头-正文 1470 我的葬礼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globski.com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 ..】,!

    这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就在七天以前,我还以为自己就要死了,甚至去给南王、二叔、赵虎、红花娘娘等人告别。那个时候我彻底绝望了,潜龙之体甚至发挥作用,隐隐有突破天阶中品的迹象,但我觉得自己快枪毙了,就没继续费那个劲。

    谁知道七天以后,我竟摇身一变,成了魏老的亲孙子,留学归来的魏子贤!

    而这一切,还是魏老一手策划。

    人生真的是太奇妙了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重新获得了新生,行走在中海别院之中,我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,都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。这个让我曾经高不可攀、遥不可及的地方,现在就这样轻松被我踩在脚下,甚至路过的每一个人,都尊敬地向我打招呼,无论武警还是守卫,无论官员还是工作人员,都会恭恭敬敬地叫我一声魏公子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就我原来那个身份,混破了头也不可能有这个待遇,而魏子贤出生就站在了别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巅峰。

    真是同人不同命啊。

    当然,兴奋归兴奋、羡慕归羡慕,我心中还是惦记着家人和朋友,想要早点回河西去。因为我的死亡,他们一定伤心极了,虽然我不能和他们相认,也不能去安慰他们,但我依旧想要看看他们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便加快脚步,朝大门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么巧,走着走着,迎面过来一个我最不想见到的人,宁老!

    宁老西装革履、步伐匆匆,身后跟着几个工作人员,看样子忙着处理什么事宜。以前的我,看到他还很尊重,但是现在,知道他和战斧有勾连,我打心里鄙视他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注重面上的礼节,因为我现在不是张龙,而是魏子贤!

    宁老显然看到了我,也是一脸诧异:“子贤?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我恭恭敬敬地说:“宁爷爷,我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宁老走到我的身前,轻轻拍着我的肩膀,要多慈祥有多慈祥,笑着说道:“子贤,我可好久没见你了,都长这么大啦!怎样,学业完成了吗?”

    我打心眼里觉得恶心,但还是说:“没呢,最近学校放假,所以回来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宁老又笑起来:“以前就是放假,你也不会回来,看来确实是长大了,准备住几天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不容易回来一次,就多住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打算,准备去各地玩一玩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老学习也不行,咱们国家地大物博、风景如画,可能好好玩一段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宁爷爷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不愿意和宁老多说话,当然这也符合我“高冷”的人设。

    宁老点了点头:“去吧,随后等你回来,咱们组织个小型的聚会,大家好好地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魏老的计划之一。

    “回来再说吧。”我便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子贤。”宁老叫住了我:“去外面玩,多带几个保镖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:“不必了吧,我只是出去玩,又不是去探险。”

    宁老还是十分严肃:“你的身份,注定你必须要注意安全,不带保镖也行,如果在哪出了问题,立刻联系当地政府或是军方,他们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确实,我要出了什么问题,立刻自报家门,谁还不帮我吗?

    华夏第一公子,绝对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我说了声谢谢,接着便和宁老告别,离开了中海别院。

    我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往机场,再马不停蹄地飞往河西。过程不用赘述,我一亮身份,无论在哪都是vip待遇,他们内部显然有个系统,知道我的身份以后,谁都对我恭恭敬敬,甚至有人问我要不要调架私人飞机?

    我说不用搞特殊了,和大家一样就好。

    休息室是独立的,通道是vip的,舱位是头等的,所有人都恨不得给我跪下服务。

    我都无比感慨,怪不得魏子贤高冷呢,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下,想不高冷都难。所以我也全程高冷,最多点头示意一下,说声谢谢。

    auzw.com 即便这样,我还听到工作人员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我的耳力比较好嘛。

    “他好低调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点架子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上了杯咖啡,他还对我说谢谢了。天啊,他也太有礼貌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,一举一动都有贵族气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上去勾搭他吗,攀上了他,下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,而且像他这样的人,应该早就有未婚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但他真的好好啊,能有这样的老公,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!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言论,我还挺无语的,其实我哪有低调和礼貌啊,说谢谢不是很正常吗。看来在她们的眼中,只要顶着“魏子贤”这个名字,做什么都是好的,哪怕释放一丁点的善意,也会被人无限放大、夸到天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我坐到飞机上后,平时总是延误的航班,今天也不“交通管制”了,麻溜地起飞了,一个多小时后便到了河西省、荣海市。

    荣海!

    这是我的老家,地处太行山的脚下,一个典型北方的四线小城市,经济落后、文化落后,和大城市不能比,但它永远都是我的老家,我的精神栖息地,我唯一的港湾。

    不过让我意外的是,一下飞机出了机场,便随处可见身穿黑衣、胸佩白花的人,几乎满大街都是,让我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,哪个大人物去世了吗?

    后来我才反应过来,这是我“去世”了,这些身穿黑衣、胸佩白花的人,都是龙虎商会的人,从各地赶过来为我送行!好嘛,原来我只知道龙虎商会差不多有十万人,但这只是一个数字,并没有具体展现出来,知道很多,但不知道怎么样多。

    今天可让我大开眼界了,真的到处都是龙虎商会的人,说是人山人海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大家都去我的葬礼。

    因为人太多了,我都打不上车——下飞机后,我的特权就没有了,毕竟街上的人也不知道我就是魏子贤啊。这些国公,对自家人都保护的很好,无论我的名字还是照片,新闻、媒体上从未曝光过,除了一些内部系统之外,一般人根本不认识我。

    这也挺好,省得走到哪里都发生交通堵塞。

    当然,交通已经堵塞了,因为今天是“我”下葬的日子,整个荣海的交通都瘫痪了,到处都是“滴滴滴”地打喇叭。我打了半天的车,最终还是放弃,小城又没地铁,只好找了一辆共享单车,朝着龙虎商会的总部去了。

    荣海不大,我对路也很熟,骑着单车一路穿街过巷,倒也挺快。

    骑着骑着,我自己都想笑,说我是张龙吧,我竟然要去参加自己的葬礼,说我是魏子贤吧,好嘛,堂堂华夏第一公子,竟然出租车都打不到,骑个破单车在街上晃!

    其实只要我想,一个电话出去,整条街都空了,但也没有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好歹是我的葬礼,还是给我个面子吧,不要抢了我的风头。

    很快,我便到了龙虎大厦,也就是龙虎商会的总部。

    如今龙虎商会的地盘延绵半个华夏,总部完全可以设在更发达的城市里,但我和赵虎商量过后,还是设在荣海市了。人嘛,不能忘本,不能忘记自己是从哪出来的。

    龙虎大厦的前身是一栋写字楼,后来被我和赵虎买了下来,设为龙虎商会的总部。

    现在的龙虎大厦,几乎通体变成白色,到处都挂着白色绸子、白色灯笼,门口搭着一个超大的棚子,里面有灵堂、棺材。我虽然挤不过去,但也能远远地看到,灵堂上方摆着我的照片,想必棺材里也放着“我”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明明还活着,却来参加自己的葬礼,看着自己摆在高处的黑白照片,我又有点恍如隔世了,像是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灵堂里面站着一堆熟人,赵虎、二条、莫鱼、锥子、祁六虎、程依依、韩晓彤,还有五行兄弟和红花娘娘,以及其他龙虎商会的高层。大家有的哭泣,有的难过,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,赵虎的一双眼睛红肿,不知哭了多少遍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也哭得撕心裂肺,我都已经“死去”第七天了,她还这样哭着,真是叫我心里难受,真想扑上去告诉她:妈,我还活着。

    二叔他们虽然没哭,但是也很难过,各个面目哀伤,却还挺起精神,迎接着一拨拨的来客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里,唯有程依依比较反常,她没哭,也不难过,就是面无表情、面目呆滞,呆呆地坐在一边,不跟任何人说话,也不和任何人交流。大家好像也习惯了她这样,或者是自顾不暇,也就没人管她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程依依绝不是不难过,只是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已。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,她又该怎样撑过去呢?

    一拨又一拨的人轮番过去上香,场面极其肃穆、哀伤,不少人都崩溃大哭,仿佛天塌了一样。不知不觉,我也被其中的气氛所感染,尤其是看到那么多人都在哭泣,我的心里也别多难过了,如同刀绞一般疼痛!

    我也不受控制,一头跪倒在地哀嚎起来:“张龙,你死得好惨啊……”

    skbwznaitoaip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