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pk10

热门搜索: 第三百三十章 入门-吞噬神话最新章节 第三百三十章 入门txt下载
设为幸运pk10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第三百三十章 入门

幸运pk10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吞噬神话| 作者:仙侠写手| 类别:散文诗词

幸运pk10欢迎您在线阅读吞噬神话- 第三百三十章 入门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globski.com

    邱云轻在异界度过了两千多年的时光,而对于他自己这个世界来说只不过过去了二十年而已。二十年,修真界的整个形势都变了。

    曾经的仙岚宗已经演变成了如今的剑宗天机门,天机门是曾经的八派合一而成。自从二十年前异界之战卷入这个世界,这里的人懂得了团结。

    不仅是八派之人懂得了团结,二十年前邪派和魔界之人也开始了合作,并在一座名为聚魔峰的山上组成了联盟。

    邱云轻这些年虽然没有回到自己的世界,因为四童子偶尔去陪陪他,所以也从四童子的口中得知了这些年修真界的发展与变化。

    而二十年前那一批八派长老都已经前往了仙界静修,如今的修真界已经都变成了新的面孔。也许,现在的修真界知道邱云轻这个名字,但却并不知道邱云轻的长相。而且邱云轻在异界度过了两千多年,模样也变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变成一个枯瘦老头的模样,就是不想看见自己的真实模样。年华易逝,青春不在。

    曾经的年轻俊杰,如今已是两鬓斑白。面孔虽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,是因为这些年他一直都在用真气维持自己的容颜。

    在异界的两千年时间,他的实力已经接近巅峰之境了。如今的实力,仅次于魔尊或者神尊级别的人物,甚至比当年的张弛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他的功法以练至巅峰之境,只有御龙真经依旧没有太大的发展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就连樊倾瑶与星韵都突破到了圣仙之境。得知这个消息邱云轻也激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炎龙城内。街上车马如龙。行人如水。而今天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…

    街上人来人往。好似有什么喜庆的日子。突然,天空划过一缕红光。这时,一个年轻小伙喊道:“天机门收徒仪式开始了,大家快去碰碰运气。看看能否被天机门收录啊。”街上一阵喧哗,不少青年男子都朝城东跑去。

    炎龙城东,有一座高大的建筑。这是一座高大的楼阁,墙壁皆是由玄铁砌成。楼顶还闪烁着丝丝金光。约占地三百米。楼阁外围,是由特殊物质做的围墙。像金非金,像铁非铁。这座围墙所括的范围约千余米。围墙内,除了高大的楼房外就是宽阔的广场,这广场占地约七百平方余米,广场正中央处伫立着一把巨剑。围墙西面正中央,是由两个柱子组成的大门。大门正上方刻着两个大字〝剑宗〞,剑宗下面刻着三个稍小的字体〝天机门〞。原来,这便是修真大派剑宗天机门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此时,天机门广场正中央有一座演武台台。演武台之上正站着一身穿灰衣的老者,此人除了发须微白之外。俊俏的面孔如同四十岁一样。此人便是天机门三长老天虚子。

    天虚子身旁站着三位中年男子,其中最老的一位名为徐楚。徐楚出道以来便是一身黑衣。以剑宗天龙九剑而闻名,性格孤傲,是当今天机门的掌门。

    站在徐楚身旁的是徐楚的二师弟花无颜,花无颜以柳剑飞花剑诀而闻名,性格急躁易动怒。长相一般,其妻是他的四师妹黄子鸾,而且生有一女名为花如月。花如月现在七岁,从小便看出她将来一定是位聪明绝顶,美艳无双,武技惊人的绝世美女。

    站在花无颜身侧的是他的三师弟吴常生,吴常生个头稍矮。武器是一把名为裂心的战刀。他是以自创的刀剑醉法诀而闻名。

    武台的东侧站着一群白衣青年,白衣青年们皆是天机门弟子。其他三侧站着的都是想报名入派的有心之人。

    广场上喧喧嚷嚷,都是讨论自己能否入派的话题。很是热闹。武台上,天虚子抚须一笑,小声的对徐楚道:“楚儿,今日挑选弟子你是以什么为标准的。……”

    徐楚依旧保持着孤傲的神情,回答道:“最基础的条件便是体质,然后是智慧。然而每个人的体质生来就不同,所以本次收徒我在于每个人的智慧。这样比较公平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吴常生问道:“三师叔,今日怎么没见四师叔到场呢?”

    天虚子答道:“你四师叔前往昆仑山办些事情,所以今日没有到场。”

    徐楚大喊一声:“请大家肃静!”

    周围一下子肃静起来,众人开始很认真的听徐楚讲话。

    徐楚道:“今日大家的热情很让我感动,也是往年来收徒的新潮。今日是本派十年一次收徒大会,而入本派之人必须要体质与智慧兼备。修为有成也非简单之事,所以请大家认真考虑入不入本派。”

    徐楚正在为众人讲解入派的基本条件,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嘲笑之声:“收个徒弟搞得这么隆重,也不见得有几个能见得大天的,还不是一群废物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飘然而落,一个身穿紫群的女子出现在天机门广场之上。

    花无颜怒道:“我当是哪个狂妄之徒,原来是聚魔峰的无耻小辈。”

    紫群女子怒视着花无颜道:“老东西你是谁?竟敢骂我无耻。”

    花无颜狂笑道:“好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,连你花爷爷都不认识竟敢口出狂言!看我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花无颜迎空而起,手中长剑横空劈落。

    紫衣女子向右一闪,躲开了花无颜的一击。并哼道:“什么狗屁正派,还不是以大欺小。”

    徐楚将花无颜叫到身旁对其讲道:“二师弟莫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个老人追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而来。只听老人喊道:“月丫头,你想累死我这老骨头啊!”

    只见这老人长的极其滑稽。眼睛溜溜的转着。左右两旁的胡须一长一短。再看这小女孩。小女孩长得清秀可爱,水灵灵的眼睛一眨一眨。

    花无颜神色一惊对老人道:“二师叔,你怎么来了?”原来,这老人便是天机门二长老天星子。天星子气喘吁吁的对花无颜道:“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吧!”这女孩,便是花无颜之女花如月。

    花无颜对花如月问道:“如月,你不是和你娘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花如月揪着小嘴道:“我娘教那些师姐练剑呢,没时间陪我。”

    花无颜疑问道:“那不是还有你二师叔祖陪你玩呢吗!”

    花如月道:“因为我听见广场有人大叫,我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双手叉腰。嘟着小嘴。对着紫衣女子娇哼道:“我看看是哪家野狗不把天机门放在眼里,在天机堂里就听到野狗在旺旺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逗得众人哈哈大笑。而紫衣女子确是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就连孤傲的徐楚也被逗笑了,天虚子无奈的摇摇头。把花如月叫道身边,幷道:“如月,女孩子家的怎么能随便骂人呢,以后不许这样了。乖!”

    花如月挠挠脑袋,低声道:“回禀三师叔租,谁让她先侮辱天机门的。”

    紫衣女子在台下怒骂道:“真是可耻,难道天机门之人都是靠骂人闻名的?”

    花如月凌空而起。对紫衣女子喊道:“叫你看看我天机门的厉害”

    花如月双指扣在太阳穴上,大念一声咒语。一把仙剑隔空而来。空中顿时霞光四射。耀眼的剑芒射向紫衣女子。紫衣女子来不及多想,凌空飞起朝远处飞走,并怒道:“你们人多欺负人少,改日再来算账!”花如月得意无比,向天喊道:“谁人多欺负人少了,就我自己出手了,一天就知道狗叫,输了是你无能。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花如月从空中飘然而落,对众人道:“那个妖女已经被我打跑了,大家继续!”

    此时,广场中响起一片掌声。众人齐夸花如月年幼有为,将来必成气候。

    花如月得意的走到天星子身边,道:“二师叔祖,我们回去吧。”天星子领着花如月向楼堂内走去,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徐楚继续道:“方才邪派之人捣乱已被我二师弟之女花如月赶走,大家继续听我讲解入派的条件以及派内规矩。”

    直到傍晚,众人入派的留下,不入的离去。

    徐楚自己回到天机堂内,花无颜与吴常生在广场上漫步。楼堂分为两层,第一层为聚议堂,为天机门首领人物商议事情之处。第二层为天机堂,是众人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吴常生道:“二师兄,今天如月可是占据了风头,这方圆几里都能知道如月的名声了。”花无颜大笑道:“这丫头平时淘气得很,古灵精怪的。没想到今天却出尽了风头,哈哈。”吴常生道:“如月年幼有为,将来一定有所成就。”花无颜道:“一个女孩子不需要这样,知书达理就行。再说了,知情的谁不知道如月是靠那把宝剑把人吓跑的,她跟本没多大能力。”吴常生否认道:“怎么说如月就是聪明,这一点随她娘了。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的。”

    越过崇山峻岭,因为柳逸然不会法术,邱云轻带着柳逸然御剑而行。樊倾瑶与天行都会些法术,所以各自御风而行。

    眼看就到炎龙城地界,樊倾瑶突然飘落到地上。邱云轻带着柳逸然飘落,向樊倾瑶问道:“瑶儿,你怎么了?为何突然停下!”

    樊倾瑶犹豫不决的看着邱云轻道:“我想,我还是不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邱云轻疑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樊倾瑶叹道:“人生如梦,曾经我是他们的大师姐。现在却是……我没脸见他们!”

    此时,站在一旁的柳逸然仰起头对樊倾瑶道:“师娘,早见晚见都要见。难道要躲大家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樊倾瑶拍拍柳逸然的脑袋笑道:“你说的也对,呵呵。早见晚见都要见,不如提早见了!”

    于是,几人再次飞起。前往天机门。

    空中,邱云轻问道:“逸然,你好像知道我和你师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道:“是的,在昆仑山中,馨儿姐姐和红儿姐姐告诉了我您和师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柳逸然神情低落下来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邱云轻看出柳逸然的低落之情,问道:“又想白狐了?”

    柳逸然低声道:“是的师傅,我又想起我们在一起玩耍的情景了。”

    邱云轻道:“试着去忘记吧,等到你学有所成就可以接你的白狐姐姐而保护她了!”

    来到天机门前,樊倾瑶眼中浮现出复杂的神色,即怀念,又尴尬。一时间,不知怎么是好。

    正当邱云轻推开天机门的大门时,花如月正匆忙的向大门的方向跑来。而后面天星子正一步一拐的追着花如月,样子很是搞笑。

    聚议堂内,一身穿黄色绸缎的女子对着花如月喊道:“如月,把葫芦还给你二师叔祖,不然娘打你屁股了!哎,这孩子越来越不听话了。”此人,便是花无颜的妻子黄子鸾。

    黄子鸾平时身穿黄色绸缎,已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却像二十多岁一样年轻。最爱言语,也爱笑。俊美的容颜犹如仙子下凡。

    花如月跑到邱云轻身边,邱云轻问道:“你就是如月吧,你是不是又淘气了,看把你娘气的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的花如月根本没听邱云轻讲话,正在微笑着看着柳逸然。

    花如月突然伸出小手拉住柳逸然的手道:“你是谁,你叫什么名字。我叫花如月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慌忙的松开花如月的小手,结结巴巴的道:“我…我…我叫柳逸然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看着柳逸然害羞的样子娇笑道:“看你着急的样子,像个女孩子似的。呵呵…”

    柳逸然也跟着嘿嘿傻笑。

    花如月还是微笑着看着柳逸然,柳逸然被花如月看的极其不自然并问道:“你…你…你总看着我干吗?”

    花如月微笑道:“陪我玩啊!”

    柳逸然向后退了一步道:“不,我到天机门是来学习法术的,不是来玩的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嘟着小嘴道:“学习法术一点都不好玩,还不如陪我玩了呢!”

    柳逸然依旧很坚决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边,邱云轻扶起天星子叹道:“有必要和小孩子一样斗气吗。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还是坐在地上不起来,嘴里嘟囔着他的宝贝葫芦。

    此时,站在一旁的樊倾瑶轻笑道:“二师伯真是个老顽童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回过头看着樊倾瑶,疑问道:“你是谁,为是么叫我二师伯?”

    樊倾瑶道:“不认识了吗?仔细看看!”

    天星子站起身来,眼睛快要贴到樊倾瑶的脸上看着樊倾瑶。一声惊叫,天星子大喊道:“呀,是瑶儿啊!”

    黄子鸾来到花如月身边,看着邱云轻等人惊讶道:“瑶儿师姐回来了呀,这位就是秦师兄吧?快快到天机堂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随着邱云轻等人来到天机堂,一路上,看着天机堂的建筑很让柳逸然感觉新奇。

    进入天机堂之中,第一个路过的便是聚议堂。聚议堂正前方有一把大椅子,左右两侧各放着数把小椅子。进入聚议堂之后便是天机堂,天机堂除了有几处卧室外。其中一只金龙浮雕最为耀眼。

    天机门广场上正有一批白衣青年在练剑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天机堂,黄子鸾道:“大家先在此歇息一会。我去把师兄他们叫来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一直站在柳逸然身旁。从一开始见到柳逸然花如月便有着莫名的好感。

    邱云轻看着花如月向樊倾瑶问道:“这是子鸾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樊倾瑶道:“是啊。她就是无颜和子鸾的女儿花如月。”

    邱云轻对着花如月微笑道:“过来让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走到邱云轻身边问道:“师伯叫如月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邱云轻惊讶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你师伯?”

    花如月一脸童气的道:“刚才娘叫你师兄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我师伯了!”

    邱云轻摸摸花如月的小脸微笑道:“很好,够细心,够聪明。”

    这时,众人纷纷攘攘的来到天机堂。其中,除了徐楚,花无颜,吴常生,黄子鸾。天虚子与天星子外,还有一个鹤发老者,此人便是天机门大长老天常子。

    吴常生激动的对樊倾瑶道:“大师姐,这些年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樊倾瑶道:“这些年我一直期盼,期盼着和大家相聚。如今,我的罚期已过。不知太师公他老人家过得可好?”

    天常子道:“师傅已经于十年前飞升仙界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天行道:“天行拜见各位长辈。”

    花无颜打量着天行道:“你就是天行,不错,长得英俊。”

    于是,众人开始畅聊起来。彼此间犹如家人团聚。非常温馨。

    大人们正在诉说着这些年的近况,而花如月却在和柳逸然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刚开始。柳逸然很是害羞。最后渐渐地和花如月熟悉起来便融洽其中,与花如月欢快的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众人注意起柳逸然的时候,徐楚问向邱云轻问道:“这个男孩是?”

    邱云轻道:“哦,这男孩叫柳逸然,本来是我新收的徒弟,不过在路过仙界的时候,被我师傅詹台紫韵又给抢了过去成了她的徒弟,咳咳。”

    听见此话,花如月惊呼道:“呀,这么说他是我师叔啦!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,但仔细想想并无道理。

    邱云轻轻笑道:“关于称呼的问题我已经想过了,逸然只和我修炼法术,至于称呼还是按照大家的年龄辈分来称呼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这才松了口气道:“这样还行,我可不想管他叫师叔,是吧,逸然哥哥。”

    花无颜大笑道:“呦,我的乖女儿。也学会管人家叫哥哥了?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甜了?”

    花如月小脸羞红,娇羞道:“爹爹不好,就会取笑我。哼,不理你们了!”说完便向天机门的广场跑去,逗得众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天机堂内。众人皆在修炼。

    邱云轻把柳逸然叫到身旁道:“逸然,几天后就随师父去翠云峰吧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问道:“翠云峰在哪里,去那里干嘛?”

    邱云轻解释道:“本派弟子皆住在离本派十里以外的南方翠云峰上。每天清晨,众弟子都是步行来到天机门修炼剑诀,以锻炼自身体质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道:“弟子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邱云轻轻笑道:“明白就好,今日你先熟悉一下这里。明日我便开启你的天灵,以便于你修炼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问道:“天灵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邱云轻答道:“每个人的修炼都与自身体质的强弱程度有关。有的是靠自己刻苦修炼开放出体内的天灵方得进入修行的入门境界,而有的人先天体内就存在天灵,只要经过修真之人帮助开启便可进入修真初层境界。而你就属于后者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了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邱云轻看着广场上花如月正在独自坐在地上,轻笑一声。对柳逸然道:“逸然,你去看看如月,她被她爹说得不好意思见你了。正好也让如月带你熟悉一下天机门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答道:“恩,我这就去找如月妹妹去!”

    柳逸然跑到广场上,来到花如月身边。柳逸然道:“如月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花如月看见柳逸然高兴道:“逸然哥哥,我正想找你去呢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微笑道:“如月妹妹。师傅叫我让你带我熟悉一下天机门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笑道:“好啊逸然哥哥。”

    于是。柳逸然与花如月开始在广场中漫步起来。花如月正在很认真的为柳逸然讲解天机门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。花如月与柳逸然坐在广场上。

    花如月道:“逸然哥哥,关于天机门还有不懂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柳逸然微笑道:“经过你的一番讲解,我已经差不多都懂了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高兴的笑了,这是她第一次很认真的为别人讲解事情。她与柳逸然的关系也逐渐拉近,随之渐渐的成为天机门中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晚风轻抚着大地。一切是那么的安宁。

    柳逸然独自睡在一个房间中,望着窗外一闪一闪的明星。已是深夜,柳逸然还是不曾入眠。在他心中有着远方的思念和太多的迷茫。他在想。他何时才能解开自己的身世,何时才能与白狐相聚。就这样,柳逸然伴随这不眠之夜直到天明。

    清早,柳逸然便听到外面喧嚷的声音。柳逸然穿起衣服来到广场上,只见成群结队的白衣天机门弟子从南面而来。而且,这其中除了一些白衣男弟子,还有一批穿着粉裙的女弟子。

    男弟子们都自觉的来到广场中央,排起队形。女弟子们相对较少,在千余名的天机门弟子中女弟子只有八十余人。这八十多名女弟子站到广场的正西方。

    大约片刻,花无颜与吴常生同时来到广场。这些男弟子们又分成两排。一排由花无颜带领。一排由吴常生带领。

    就这样,男弟子们人人手持长剑。开始习练起来。一声声剑鸣透彻云霄,看得柳逸然非常向往。

    黄子鸾也来到广场,看着柳逸然一个人发呆。黄子鸾轻声道:“逸然,起得这么早啊!”柳逸然回过头看着黄子鸾道:“子鸾阿姨早,我在看大家练剑呢。”黄子鸾欣慰道:“不错,你继续看吧,将来一定有所成就。”柳逸然点点头道:“我会努力的。”黄子鸾微笑道:“恩,阿姨去训练那些姐姐去了。”说完,黄子鸾轻步走向那一群粉衣女弟子中。

    看着走来的黄子鸾,这些女弟子齐声道:“拜见师傅!”黄子鸾大声道:“今日,我要检查大家的飘渺剑诀。希望大家好好表现,给我满意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女弟子们挥起长剑,开始施展飘渺剑诀。从远处而观,众女弟子犹如粉色的凤凰,形成粉色的地带。一缕剑气回肠,一丝秀气芬芳。

    柳逸然看着广场中习武的弟子,捡起一根枝条挥舞着,学习弟子们舞剑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慈祥的声音从柳逸然的背后响起:“想学天机门的法术就要努力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回过头,邱云轻正微笑的看着自己。柳逸然施礼道:“徒儿拜见师傅!”

    邱云轻道:“逸然免礼,待吃过早饭后你来我房中,我为你打开天灵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激动道:“好啊,我这就去吃饭。”说完便飞快的向天机堂跑去。

    邱云轻笑道:“傻孩子,慢点跑别摔著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正往天机堂跑,恰巧花如月从天机堂出来。柳逸然把花如月撞个正着,扑通一声两人全都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花如月顿时大哭起来,柳逸然扶起花如月道:“如月妹妹我不是故意的,你很疼吗。”

    花如月擦了擦眼泪揪着小嘴道:“逸然哥哥你干什么这么急啊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挠挠脑袋道:“我要吃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柳逸然又急匆匆的向天机堂跑去。

    花如月瞪着大眼睛看着柳逸然,竟然一时呆住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柳逸然快速找到邱云轻。

    邱云轻扶须一笑,柳逸然迫不及待地道:“师傅可以为我打开天灵啦吗?”

    邱云轻道:“现在开始,你只要进入忘我状态,无念无求,达到空灵之状时。我便可为你打开体内的天灵。”

    于是,柳逸然平身而坐,慢慢的闭上双眼。逐渐的进入忘我空灵状态。

    邱云轻双手程托物形态,慢慢的向上延伸。霎时,一股真气从邱云轻的体内逼出。慢慢的,这股真气从柳逸然的百会穴进入体内。邱云轻大喝一声,一把光剑射在柳逸然的人中穴上。只见那股真气在柳逸然的体内迂回,当真气透过人中穴时。那股光剑幻化成白光,随着那股真气进入柳逸然的体内。柳逸然的身体表面已经汗水淋淋。邱云轻弹指一挥,一道金光射穿柳逸然的身体。然后,柳逸然的身体渐渐的发出淡蓝色光芒,随后白色,黑色光芒与之交接。顿时,柳逸然睁开双眼。一股毁灭的气息扑面而来,体内黑芒大盛。

    邱云轻一惊,双指印在柳逸然的太阳穴上。一股清凉之气进入柳逸然的体内。这时,柳逸然身体中的黑忙逐渐被蓝光代替,随之白光闪烁。柳逸然慢慢的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邱云轻深思道:“怪异,极其怪异。为何能有魔气、神源、仙气同时存于一人体内。”邱云轻百思不解,继续为柳逸然开启天灵。

    邱云轻大念一声咒语:“阴阳法地,六道乾坤。五灵幻化,众聚齐身。开!”

    只见一缕金芒从柳逸然的体内飞出,睁开双眼。柳逸然瞬时生机盎然,乌黑的眼中闪烁着一缕奇光。

    邱云轻问道:“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柳逸然站起身子精神抖擞的道:“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,体内好似被洗礼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邱云轻双手扶须,对柳逸然严肃的道:“为师今日为你开启天灵,从今日起,你便踏上一条修真之路。然而,你要时刻牢记。修真非一日两日可成就,一个人的修行功法讲究精,而非杂。一身法术多而不精更会延误你的修行。修真之人就要清心静气,忘却杂念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一脸坚定的道:“徒儿谨记师傅的教诲!”

    邱云轻少可安心欣慰道:“只要你努力修行,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。”

    邱云轻问道:“本派有三大奇诀,四大剑术。你是要学剑术还是法诀呢?”

    柳逸然想也不想的就答道:“我要学习最厉害的法诀和最厉害的剑术!”

    邱云轻摇头道:“修行非一下子可大成。你太贪了。”

    柳逸然道:“为了解开我的身世之谜,我不惜一切也要学习一身本领。”

    邱云轻稍感欣慰,鼓励道:“好,有志气!”

    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